八字不合

不知道为什么昨天就睡到了中午。醒来还是晕晕的。后来意识到错过了抢票。然后还剩三张无座了,呵呵呵。

听力一共就听了两道题就去考试了。除了听力跟不上其他还好。然后就考完啦。由于没有四级成绩单证件被扣小不爽,走路上又哼哼唧唧哭出来。

去小题趴。很好的日租,请了师傅来做饭,棒棒哒。见到了王大老板,好帅………………就是那种不需要说话,远远一看你就知道你配不上人家的那种。

和好多人聊天,是厉害啊。(写到这里不小心把浏览器关了居然还能存棒!不由对丁磊重新粉,毕竟产品质量在,即使不入流还有我在用呀。)

听到小志的故事,棒。他现在想出国估计也是“想见到更大的世界”吧。和老一点的人聊,说第一份工作很重要,决定起点。说BAT是工厂的时候被批判,那也是大厂啊。是啊你能进去再说,像学生会一样。

于是又在想类似康明斯这种理想和现实之间的问题。也有点像小题“理想主义者和现实主义者之间的对决”?

对小题没有多大信心,对自己的领导力也没有。这是第一次没那么有信心当领导。呵呵哒太自负啦。

晚上回来是学长来接我的,没拥抱简直很开心。回来和室友得不得半天。她们发现了我微博的日常,有的没的说了好多。有些尴尬,不过很感动。老大向来那么暖心。简侨那边就不是那么好对付。我想起自己这半年来一直都有这个念头,就说“其实你们都不了解我”。简侨说“就像你们都了解我似的”。呵呵哒满满的怨妇气质有木有!算了当她小孩子。只是这句话又让我玻璃心起来。流泪神马的确实是矫情和不担当,是一种感性。和简侨死比是一种理性。我现在就是想感性一下,可是不行。所有人会帮你理性的分析如何如何。而且大家都一样。你说出来就是你打扰到别人。我TM为神马要顾虑这么多呢??!

所以啊,你看,我说出来了,却并未丝毫减少我的心结,反而更麻烦了。简侨依然说“我有权利告诉梁伟和杨伟勇”“说好的六点呢”来揶揄我。于是昨天又哭了半天。呵呵哒。哭哭也好,有利于排毒。减轻压力。

那就去做啊,默默地做啊。收起玻璃心,像以前那样。不,要,理,那,些,闲,言,碎,语。

评论

© 皮勒 | Powered by LOFTER